素食、親子教養、生活、工作與夢想,與有緣人分享~

2005年10月12日 星期三

談「一個遍體鱗傷的老師~~教師的心聲」

沒有留言
一封朋友的轉寄資訊,讓我有許多感慨!
轉寄內容:
我的心中非常沈痛,我教書近十年了,一直以身為老師為榮,但是最近一年來卻深感心痛與無能為力, 今天上課時,一位學生趴在桌上睡覺,於是我說:某某同學,你生病了嗎?如果沒有生病,請你不要趴在桌上。
然後那位學生連甩都不甩我,我又說了一遍,他回答:我高興!
於是我請同學請班導師來,等班導師來時,我說明了原因, 那位學生對我回嘴說:你哭夭〈台語〉喔。我說:是你還是我?學生馬上又回:我又不夭,你哭爸咧〈台語〉

然後大搖大擺地跟著導師出去,導師在場卻沒有任何制止的行動, 後來我詢問了導師的處理情形,導師也無能為力, 只能記過處理,你知道為什麼嗎?
這位學生是學生中的老大,後面總跟著一群儸儸 平時打人鬧事恐嚇樣樣精通,記過對他來說其實不痛不癢,他的母親是從事特種行業 所以根本無法管教他,我曾經親眼隔著一棟樓看過這位學生去恐嚇其他學生, 那種狠勁,我心中在滴血。
史英先生,因為人本主張學生不可以打罵、不可以管教、不可以處罰,一有學生家長宣揚說老師處罰學生, 這位老師馬上陷入眾聲撻伐的境地,所以誰不自私,明則保身要緊,何必去管別人的小孩? 所以我們只能以記過處理,史先生,您聽過報紙曾報導一位國中生被記18支大過, 卻洋洋得意嗎?
我們的學生也是如此,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,照樣可以畢業。 但是各位人本的大學者,你們都是高知識份子,高所得、高生活環境的人,但是,不要忘了,台灣有許多鄉下學校, 父母鎮日忙於掙一口飯吃,肚子沒有填飽前,誰有精神餘力去陪孩子管教孩子?
或許我比較白目,我總希望能憑自己微弱的力量去喚醒這些迷途的孩子, 是我所得到的是屢次在課堂上學生以哭爸、哭夭罵我,其實我知道這種話是學生次級文化的語言, 我傷心的是有誰願意去管教這些迷途的孩子呢? 師不應該體罰學生,我贊成,但是, 親愛的人本學者們,請你們到鄉下的學校去教看看, 不要老是以高姿態說那番大道理,人本太過的主張只會使所有的老師灰心,使中低階層的孩子更無人管教而已。
學校一位老師在上課時,一群學生連甩都不甩他,聚在一堆玩撲克牌, 位老師也很白目因為我現在覺得去管教學生的人實在是太不識相〉, 開口制止學生不要玩認真上課,當然學生不會理會他,繼續玩撲克牌, 於是這位白目的老師走下講台抽起一張牌走回講台, 一回頭,一位比他高壯的學生也走向前抓起他的衣領, 劈頭就是甩老師兩巴掌,老師當場傻掉,事後校方聯絡兩天才找到這位學生的家長出面處理,學生勒令轉學處置。校長還當全校老師的面誇讚這位老師沒還手,真是好老師, 事情也較好處理,等於送走了一顆不定時炸彈。
原來老師處罰學生會被告上法庭,可是學生打老師可以完全沒事, 而且被學生打不出手的才是好老師,學生依舊可以在另一個學校悠遊自在, 我茫然了……原來人本所要的就是一個打壓老師、提升問題學生權力的教育環境啊一個遍體鱗傷的老師
陳秀珍  
感想 當立法院諸公正在為自己的選民服務時,我們的血汗錢正一點一滴被消耗殆盡。
當行政院長正在備詢,忙著撇清自己對於高捷並無責任時,我們的社會正擾亂不堪。
當教育部長正在為公教人員課稅後經費運用分配時,我們的教育正值教改文化大革命。
誰來為我們的下一代,創造新時代。 教育已不再是一個良心事業,它只是一項工作 。一項需要你在『明則保身』與『責任』之間做選擇的工作。
「人本」在一昧訴求人權應被尊重的同時,卻未對社會環境做評估。 當學生的人權被尊重,卻未被告之,他也應尊重他人的人權時,學生只得到放任與無知。試問如果再繼續惡性循環下去台灣將沉沒
大家注目的焦點大多擺在學生與老師之間,不過卻往往忽略了其他同學的權益。
我以前求學階段班上就曾經有這類的學生,結果他不只影響老師上課的心情,也連同影響其他同學的求學成效。
我個人沒有特別堅持人本或體罰,因為我深深覺得每個小孩都是獨立的個體,各種狀況都不盡相同,真的需要因材施教,無法像工廠生產線般齊頭式的統一作業。
制訂教育法則的專家把最貼近學生,最清楚學生狀況的老師該有的管教權力奪走,我想才是最悲慘的一件事。
社會上的輿論大多都偏袒乍看為弱勢的學生,但是基於人權平等與法律精神來說,像文中的老師被學生打,我個人認為記過是當然,送少年觀護所關個幾天無嘗也是給這類學生一種教育。否則放任下去,對社會未來也只有傷害。
國人普遍缺乏法治精神更是讓這類問題加劇的主因之一,上行下效,連錯的都能硬坳成對的,真正的價值觀早被政客扭曲。
活存在這樣的環境,的確無奈也讓人無力。唯有重建正確的價值觀,扭轉錯誤的潮流趨勢,才能轉圜。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