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食、親子教養、生活、工作與夢想,與有緣人分享~

2009年2月18日 星期三

[轉載]勇敢為地球出聲的小孩---請聽聽她在聯合國會議上怎麼說

沒有留言
小孩的純真,就如同清澈的湖水,能夠清楚的映照出事物的邏輯,沒有自我的私心,反而讓在座的大人們感到渺小。
有人為了自己私利,不惜毀壞自然,可曾想過,自己不也是大自然的一份子?天崩了、地毀了,擁有再多的名利富貴,又有何用?
有人汲汲名利,不惜昧著良心,毀謗、傷害他人,不求自我的提升,到頭來原地踏步,空來人世一場。
人生區區不過數十年,轉眼成空,盡己之力,好好對世界做最好的貢獻,才是我追求的人生價值啊!


她是12歲的加拿大小女孩,她自己籌錢到巴西的里約熱內盧,在聯合國的峰會上,她做了5分鐘的發言。
一開始大家覺得這只是漫長會議中的另一場發言而已,隨著她大聲說出的每一句話,會場開始變得非常安靜。坐在聽眾席上的高官、重要人物、各國領導、科學家們,有的表情尷尬,有的似乎被什麼擊中,有的開始擦眼淚。還有更多的人,他們低下了頭,好象不知道該怎麼和這個小孩對視。
這是她說的話:
Hello,我是珊文.鈴木,代表E.C.O.--關注環保兒童組織。
我們是幾個十二三歲的加拿大小孩:Vanessa,Morgan, Michelle和我。我們自己籌錢,旅行了五千里來這兒告訴你們大人,你們必須改變。我今天來這兒,沒有什麼隱藏的理由。我是在為我的未來抗爭。
失去我的未來並不象輸掉一場競選,或者股市上的一些點數。我來這兒是為了所有未來的一代又一代。
我來替世界上所有饑餓的小孩講話,因為他們的哭聲沒有人聽到。
我來替地球上正在死去的數不清的動物講話,因為他們沒有地方可去。必須有人聽聽我們的聲音。
我現在不敢出去曬太陽,因為臭氧層有破洞。我害怕呼吸空氣,因為我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化學成分。
我曾經和爸爸一起在溫哥華,直到幾年前我們發現魚都得了癌症。現在每天我們都能聽到動物和植物滅絕的消息--它們再也回不來了。
在我的生命裡,我夢想著看見大群的野生動物,看見到處是鳥和蝴蝶的熱帶叢林,但是現在我不知道我的孩子還能不能看到它們存在。
你們像我這麼大的時候也需要擔心這些事情嗎?
這些都在我們的眼前發生,可是我們卻假裝我們有無窮無盡的時間和辦法去解決問題。我只是個小孩,我沒有解決這些問題的答案,但是我想要你們知道,你們也沒有!
你們沒有辦法修補臭氧層的破洞。你們不能讓三文魚回到已經乾涸的河流,你們沒有辦法讓滅絕的動物重新出現,你們也無法讓已經變成沙漠的地方重新成為森林。
如果你們沒有辦法去修補,就請不要再去破壞!
在這裡,你們也許是政府的代表、商業人士、組織者、記者或者政治家,但你們也是父親和母親,兄弟和姐妹,叔叔和阿姨--而且,你們所有人都是你們父母的小孩。
我只是一個小孩,可是我卻知道我們都是一個大家庭的成員,這個家庭有五十億人,三千萬個物種,我們共用著同樣的空氣、水和土壤。國界和政府永遠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。
我只是一個小孩,可是我卻知道我們是一個整體,應該為了同樣的目標一起努力。
我很生氣,但我不盲目。我很害怕,但我不怕把我的感覺告訴全世界。
在我的國家,我們浪費太多,我們買了又扔掉,買了又扔掉,卻不肯分享給需要的人。甚至當我們擁有的已經太多的時候,我們還是怕會失去財富,不願與人分享。
我只是一個小孩,可是我卻知道如果所有花在戰爭上的錢都被用來終止貧窮、找尋環境問題的答案,這個地球會變成多美好的地方!
在學校,甚至是在幼稚園,你們就教我們要做個乖孩子。你們教我們不要打架,要謙讓,要尊重別人,要清理弄髒的地方,不要傷害動物,要分享,不要自私。
那你們為什麼卻在做著不讓我們做的事?
不要忘了你們為什麼來參加這些會議,為誰來參加-我們是你們的孩子。你們在決定著我們在什麼樣的世界裡成長。父母在安慰孩子的時候應該能說"一切都會好的"、"我們正在盡力"和"這不是世界末日"。
但是我想你們再也說不出這些話了。你們真的還把我們放在頭等重要的位置嗎?我爸爸總是說:"你所做的才代表了你,而不是你所說的。"
你們所做的事情,讓我在夜晚哭泣。你們大人說你們愛我們。我懇請你們,言行一致。謝謝。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