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食、親子教養、生活、工作與夢想,與有緣人分享~

2010年7月8日 星期四

陪伴

沒有留言

隨著自己年歲的增長,回首過去一一檢視,才逐漸體會父親的想法與感受,明白自己年輕時對父親的印象有著先入為主的偏見,也開始懂得許多事情並不是黑與白這麼單純。自己一味追求所謂的合理,說穿了只不過是天秤座想要維持平衡的一種天性罷了,苛求了對方,自己也難受。

今年農曆春節回台南老家過年,除夕團圓飯後,姊姊特意搬出父親愛喝的威士忌,邀父親一起共飲。父親知道我不愛喝酒,看的出他刻意避開邀請我,不過我能夠體會他很希望我這個做兒子的,能夠陪他喝上一杯。

我另外拿個酒杯,裝滿了冰塊放在桌上,先幫父親倒了酒,自己也倒了一些,父親看著我,露出淺淺的微笑,就如往常一般,話不多,就一字:「喝!」

兩個杯子在空中輕輕碰撞,發出清脆的聲響,琥珀色的酒汁在白色的冰塊邊緣流竄。淺嚐一口,起初有點冰涼,緊接著一股溫暖從喉到胸…就像這麼多年我與父親之間的關係…

「哈~~好喝!」父親雄厚低沈的聲音,讓整個氛圍更顯得感性起來。母親知道我不諳酒性,在一旁稍稍提醒,要我不要喝太多。芷翎拿起我的杯子,替我向父親敬酒,也順道幫我喝了一些。我向母親使個眼色,表示我還可以,畢竟一年才這麼一天,家人難得團聚在一起,就這麼「今天有酒今朝醉」,「莫使金樽空對月」,也是一種痛快!

酒興一來,父親喝得更起勁,心中的話也更放得開,全家人話起當年,更加起勁熱鬧非凡。大家一直聊到凌晨一點多,父親也醉了,母親催促著姊姊、姪女們該回家,父親滿臉通紅,仍一字一字的,費力的向母親說:「雲!今仔日…是我…今年…尚歡喜的一日!」母親笑著跟父親說:「對!你今天最高興了~讓小孩們回家休息吧!」

安頓父親休息之後,我與芷翎幫忙母親收拾碗盤,桌上,那一杯,我唯一的一杯也剛好見底,拾起酒杯,搖一搖杯中即將融化的小冰塊,清脆響亮的聲音,好像為我對父親的陪伴,打了個圈!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