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紘觀睿思 Think Big, Think Wisely】

素食、親子教養、生活、工作與夢想,與有緣人分享~

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

說吃素太沉重,那就少吃肉吧!

1 則留言

1

不知道你是否跟我有相同的經驗?剛吃素的時候,對素食有好多很棒的體會,心裡非常期盼所有人也都跟我一樣,於是很用力地到處勸人吃素......如果你也曾經這樣過,想必就會知道下場 ~~~很慘!

沒錯,漸漸地,朋友視你為洪水猛獸,離你遠遠的,心裡想:「千萬別跟著傢伙提到素食,否則又要被他說教了......」

我也曾經這樣過,後來我覺察到自己太咄咄逼人,也太自己為是了。我們認為的好,對朋友來說,只有壓力沒有喜悅。後來,我學會換個方式說。如果想勸朋友吃素,我就不再說【吃素】這兩個字,而是改【少吃點肉吧!】說也奇怪,朋友反倒能夠接受,甚至還會對我感嘆的說:「對呀,最近真的該吃清淡些!」

其實,勸朋友吃素,即使對方答應,也不可能馬上轉變,而且他在練習吃素過程中,他自己壓力也很大,畢竟對素食了解不夠,一下子聽說飲料有葷不能吃,一下子又聽說糖果有動物成分不能喝,害怕吃到不是素食的東西,往往動輒得咎,搞得不知道該吃甚麼好。

但是,換成請他少吃肉,先不去在意吃進去是否符合真正的素食,少了硬梆梆的規則,他反倒很容易執行,而且還會跟我炫耀說他今天只有喝到肉湯,一塊肉都沒碰。我會趁機鼓勵他,下次再繼續挑戰肉湯改成蔬菜湯,如何?他也樂得接受挑戰,直說好呀!

看到他這麼開心被我「騙」吃素,我也替他感到高興。其實,換個說詞,【少吃點肉】,絕對比【改吃素吧!】來的容易達成相同的目標!

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

植物肉公司為何鎖定愛吃肉的客群,而不是素食者?

沒有留言

1
Impossible Food 的素漢堡肉

最近有篇文章提到市面上幾家植物肉公司不把目標族群放在素食者,卻賣給愛吃肉的人,這篇文章可略過上半部,直接看下半部植物肉的段落即可。

我看到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:素肉的目標顧客通常會是以素食者為主。但Beyond Meat的創辦人 Ethan Brown 說,他要賣的素肉對象其實不是素食者,而是想吃肉的人。Impossible Food 的創辦人 Patrick Brown 也說:「如果只是純素或一般素食者購買我們的漢堡肉,我們得到的是零分。越愛吃肉的人,才越是我們的目標顧客。」

雖然乍聽之下,有點本末倒置,做素食目標客群,不就是素食者嗎?怎麼會是愛吃肉的人?

但是,我認為這才是對的方向!

原因如下:

1. 非素食者市場比素食者市場大,即使現在素食主義在世界各地非常風行,但整體比例上,仍非大多數。如果能拿下大部分的市場,素食者自然也會靠攏。

2. 可避開素食者對於吃「肉」的道德意識形態,有部分素食者(甚至非素食者)對於吃「假肉」存有負面的觀感,與其說服這些人這款植物肉有別以往,倒不如直接避開。

3. 避開宗教、素食主義的標籤,尋求最大公約數。如果主力放在素食者,對於非素食者而言,這不過是另一款的素肉,專門做給宗教人士、素食者吃的,不干他的事。而且搞不好還會被其他朋友貼上標籤而排斥。但一旦把主力放在非素食者上,會給他們一種「專做給我們的新潮食物」、「酷喔!改吃健康一點的植物肉也不賴」的感受,無論是基於嘗鮮、或是健康、環保等議題,都容易入門。

無論是行銷策略上的考量,抑或挑戰仿肉行業的榮耀聖盃的因素。這幾款仿真植物肉確實為整個植物肉產業帶來極大的信心,也掀起市場上爭相推出植物肉的風潮。

這個現象就是我以前所強調的,推廣素食如果能讓人口數超大的非素食者,能夠轉成偶而吃素的「彈性素食者」光形成的產業價值,就可以幫助很多企業持續研發素食相關產品,更可帶動整個消費風向,從肉食走向蔬食。

如果一開始就把目標鎖在素食者,相信是不太容易帶來這般的改變的!

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

我對「彈性素食」的看法

沒有留言

0

有人問我對於「彈性素食」者的看法,這算不算吃素?該不該支持這樣的飲食?

我先總結幾個彈性素食的好處:

  1. 降低葷素者對立心態,形成良性溝通
  2. 學習吃素進入門檻低,提高嚐試意願,漸低吃素挫折度。
  3. 由行為改變心理感受,先別想,做就對了。
  4. 擴大素食產業市場,讓更多廠商願意投入研發素食,讓素食更普及。

以吃全素的眼光來看,他可能認為吃全素最乾淨、最環保,設定為100分,但你不可能要求到所有人吃全素(雖然這也是我心中的終極目標),或是吃到生機那麼好的素食,不太可能。